您的位置: 首页 >> 传感器

br一弯月亮悬在寂静的天幕里搭配

2020.05.28 来源: 浏览:0次

一弯月亮悬在寂静的天幕里,透过窗子,室内昏一般贸易方式只占48%昏的台灯下一位白发苍苍的的老太太在桌上写着字。推出片名《梦》
1、外景-石头房子-石榴花-早上
一座石头堆砌的农家小院,蕊蕊的家,屋子门前有两棵石榴树,五月石榴花开的时节,阳光照着这个小院子。(一个十二三岁的女孩子和一个十二三岁的男子还有一个小女孩儿)
姑姑大步的从屋子里跑出来,蕊蕊在后面跟着(姑姑比蕊蕊大九岁,蕊蕊从小喜欢跟着她玩,但姑姑很不喜欢带着她,也最讨厌别人说蕊蕊和她长得像,因为她觉得蕊蕊长得丑)
蕊蕊(脸上露出无辜的表情):姑姑,姑姑等等我。
姑姑:(很烦的样子)笨丫头,又跑不动,什么也不会玩儿,别老跟着我,自己在家捡你的花瓣吧。
(画外音)匆匆的脚步声。
院JCYWEB:站这半年发展还算不错子里――早上

2、蕊蕊:(抬头脸上露出惊喜的表情)哥哥,你怎么来了?
哥哥:(笑着)你姑姑呢?找你姑姑一起上学。
姑姑:(从旁屋钻出来,愤愤的)你不能叫哥哥,他是我同学你得叫叔叔。
蕊蕊:(天真的样子)我不,他就是个哥哥呀。
哥哥:(蹲下来看着蕊蕊)(笑着)听话,等我们放学了,我带你出去玩儿。
蕊蕊:(特别开心眼睛睁着大大的)那好吧,你要给我讲故事,我要听皇宫里公主的故事。
哥哥:(点头)恩,好的。
姑姑:(很不耐这为中国创造了前所未有的战略机遇期。它们也是中国经济增长的 五大发动机烦)行了,赶紧走吧,还要去找他们几个呢
姑姑和哥哥背着书包一起跑出了家门
他们的学校离家远,大多时候是好几个人一起作伴走。

院子里――早上
、院子里只剩下蕊蕊一个人,拿着她的小盒子捡着地上的石榴花,把自己喜欢的花瓣放到盒子里或堆到一起,在蕊蕊心里,这些花像一个个仙子,像哥哥故事里的公主。
奶奶拿着笤帚从屋子里出来,扫地。
奶奶:(看着蕊蕊)丫头,你姑姑走了?
蕊蕊;(蹲着,低着头手里拿着石榴花)恩,上学去了。
奶奶:(边扫地边说话)别捡那些花瓣了,那有啥好玩的,你妈看见了,又该说你了。
蕊蕊:(依旧摆弄着那些花儿,不吭声。)
奶奶:(埋怨的叨叨)这孩子,从小就这么有主意,不听话。

时光闪到十年以后
乡村的傍晚,彩霞满天,窄窄的乡间小道上杨柳飞絮,路边是宽宽的田地,路上出现了两个身影。
4、外景――春天――田野――傍晚
哥哥:(推着自行车疑惑的表情看着前面的女孩儿)蕊蕊,是你吗?
蕊蕊:(背着书包挥动着头上的两根长辫子惊讶的回头)哥,哥哥?是你?
哥哥:(欣喜的笑着)蕊蕊,真的是你蕊蕊,我还怕认错了,长高了也变漂亮了,都快认不出来了。
(几秒钟相互对望着)
哥哥:(微笑)蕊蕊放学了呀,姑姑呢?还好吗?
蕊蕊:(看着哥哥惊喜)挺好的,姑姑在城里上班,平时很少回家。
哥哥:(开玩笑)哦,这会儿不能缠着人家玩了吧。
蕊蕊:(看着哥哥撅着嘴)哥哥,我都长大了上中学了,还来取笑我。
哥哥:(笑着)傻孩子。
蕊蕊:(看着哥哥有些撒娇的样子)又说我,讨厌。
哥哥:(笑着道歉)好,好,那我将功衬过,去我家吧给你看样好东西。
夕阳下,微风里,乡村傍晚的风光
(画外音)孩子们打闹戏嬉的声音
几个小孩子相互追逐打闹着,脸上身上都沾满泥土
蕊蕊:(边走边看着那些孩子们,再看看自己,长长的辫子棉布的碎花上衣,白球鞋,感觉自己长大了,侧脸看看身边的哥哥偷偷的笑)

5、农家小院,哥哥的家
室内――哥哥卧室――夜
浅蓝色带竹子图案的窗帘,单人床上有些发旧的棉被整整齐齐,床单干净,平展,台灯,衣柜,书架
哥哥:(先走进屋里)蕊蕊,进来吧。
蕊蕊(进屋,环视着里面的一切,有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看到书架上的很多书,随手翻看着。想(怪不得哥哥总有讲不完的故事,原来这就是秘密)
架子上书很多:中外名著,古诗词,武侠小说……
哥哥:(在柜子里找着什么转身)蕊蕊,看,这是什么。
蕊蕊:(回头欣喜)录音机,
哥哥:(把它放到桌子上打开)蕊蕊,来看,教你怎么用。
机子里飘出的音乐林子详的《当时年纪小》
蕊蕊:(惊讶)我?我不会。
哥哥:(和蔼)没事儿,来,我教你,很简单
蕊蕊:(走过去俯下身)
哥哥:(认真的讲着)这个是开,这个是关,这是前进,这是倒退
蕊蕊;(看着机子)哥,这是谁唱的呀?
哥哥:(随口回答)林子祥的《当时年纪小》
蕊蕊:(静静的望着哥哥无语)

那人,那物,那味道都很熟悉,蕊蕊思绪万千

(画外声):感情只是在不小心时碰到了根连自己都无法控制的心弦,在有限的生命里反反复复得颤动着,或松或紧总之是永远都扯不断了。不会因为是错的就不会到来也不会因为是对的而永远灿烂,今生的相遇注定她比烟花更寂寞。
蕊蕊:(静静看着哥哥)
哥哥:(转身)蕊蕊,蕊蕊,怎么了?
蕊蕊:(受惊)啊,哦,没什么。
蕊蕊:(回过神来)哥,不早了,我回去了,
哥哥:(看看手表)哦,好吧,我送你回去。
蕊蕊:(看看窗外)好吧。

初春的夜,月光轻柔。
蕊蕊:(看着哥哥)哥,以后我要去学校住宿了。
哥哥:(看着前方)哦,这样也好,学习也就方便了
蕊蕊:(咬着下嘴唇)恩,是的。
两人消失在月光尽头。
第二年的庙会
村庄在时代的变革里焕然一新,也都住上了新房子,四月里迎来了一年一度的庙会。天气乍暖还寒。

6、室内(蕊蕊新家)――清晨
奶奶:收拾忙碌着
蕊蕊:(不喜欢热闹失落)向街上走去(呼吸一下这一天里最宁静的空气)

7、街道上――日
小商贩位已然都摆满了,衣服,鞋子,小饰品,吃的东西,占满了道路两旁,戏台子是最热闹的地方。逛庙会的人已渐多。
(画外音)人们噪杂的说话声,孩子的打闹声

8、锣鼓喧天,开戏
外景――戏台下――日
蕊蕊(站在戏台下看着台上的表演,喜欢戏剧,喜欢故事里的人物和表演但不适应这种气氛)走开。

9、外景――街道――日
蕊蕊:(漫无目的的在街上走着)
哥哥:(从后面走来)蕊蕊。
蕊蕊:(高兴的回过头)哥哥
蕊蕊:(突然很失落)哥
哥哥:(牵着一个姑娘的手笑着)蕊蕊长大了,长成大姑娘了。
蕊蕊:(什么表情也没有呆着)
玲(哥哥的女朋友笑着):蕊蕊。
姑姑和哥哥还有玲他们都是同学,从小蕊蕊也都认识只是不太喜欢
蕊蕊:(镇定看着哥哥似乎旁若无人)是啊,你不都生出第三只手了?(指玲的手)
哥哥:(莫明的微笑)蕊蕊,又胡说。
蕊蕊:(故作高兴看着玲)哥哥,是不是该叫嫂子了?
玲(微笑羞涩)
哥哥:(略显尴尬)傻孩子,不许瞎闹
蕊蕊:(故作很高兴的样子扯上玲的胳膊)嫂子,咱们走,不理他。
两人径直往回家的路上走去。
蕊蕊:(失魂落魄似乎路边什么都没有整个人轻飘飘的,被什么东西掏空了)
哥哥:(跟在后面,不知所措)

10、室内――姑姑屋里――日
姑姑那几个同学又聚到了一起,热闹。
姑姑:(接了杯水)蕊蕊,去给你哥
蕊蕊:(孤傲)不管,要喝自己倒去,又不是没长手。
姑姑:(奇怪的看着蕊蕊)哎?笨丫头,这是怎么了?平时不总缠着你哥吗?
蕊蕊:(走出屋子)向自己屋子走去。
姑姑:(生气)这丫头,又神经了。
屋内玲和那几个同学说笑着。
(特写)哥哥面无表情,注视着走出去的蕊蕊。

11、室内――蕊蕊屋里――日
蕊蕊:(生气,坐到书桌前,摊开一本书,眼睛注视着窗外)
姑姑屋里一片喧哗。
蕊蕊(想)(几年前的情景)也是这些个人。
哥哥:(戏谑)(小生姓贾名阿华,年方二八还未嫁,姑娘嫌我眼睛小,我嫌姑娘嘴巴大)
玲:(大笑)笨蛋,你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呀?
姑姑:(笑着)你是小生还是 呀?小生还要出嫁吗?
玲:(抢着说)就是就是,你是男的还是女的呀?笨蛋。

回到现在。
蕊蕊:(百无寂寥)笨蛋,那你现在干吗把那个笨蛋的手抓得那么紧呢?
蕊蕊:(想)笨蛋,他那是笨呀,总是喜欢用自己的方式博人一笑,这样的笨蛋世上多几个也无妨。

12、室内――蕊蕊屋――日
蕊蕊(心不在焉翻着书)
哥哥:(进门)蕊蕊。
蕊蕊:(意外抬头)你怎么过来了?
哥哥:(看着她)怎么不过去玩了?
蕊蕊:(低垂着眼)我,我看书
哥哥:(走到书桌前翻看蕊蕊面前的书)什么书?我看看?
蕊蕊:(把手从书上拿开)
哥哥:(翻看着)哦,纳兰性德的《饮水词》。
蕊蕊:(没好气的瞪着他)
哥哥:(自言自语)满清第一才子,康熙宠臣纳兰明珠的长子。蕊蕊,你也喜欢他的词?
蕊蕊:(看着哥哥,走神)他就是他,懂得就是比我多,怪不得老说我傻孩子(想)
哥哥:(把手在蕊蕊脸前晃动)蕊蕊,蕊蕊,想什么呢?
蕊蕊:(回过神来生气)臭美什么,我也知道。
哥哥:(笑着)我们蕊蕊最聪明了。
蕊蕊:(白他一眼)谁要你夸。

1 、室内――蕊蕊屋――日
玲:(进屋)华,你在这儿啊,我们出去买些东西吧。
哥哥:(不情愿)哦,你和他们去吧,我不去了。
玲:(旁若无人)不行,你就得去。
哥哥:(很无奈看向蕊蕊)蕊蕊,一起去吧。
蕊蕊:(笑笑)我不去了,你们去吧。
哥哥:(看向蕊蕊)好吧,那我们去了。(和玲向屋外走去)
蕊蕊一个人坐在书桌前,手托着腮,眼睛望向窗外。

旁白:四月的天气到底还是有些凉,望着窗外那些嫩芽新展的杨树叶子,她突然想有一双聂小倩的手,可以伸到树上,去寻找自己喜欢的那片叶子,想到聂小倩,她想到了那首诗“十里平湖霜满天,寸寸青丝愁华年。对月形单望相互,只羡鸳鸯不羡仙。”她记得看这部电影的时候,她吓得钻到哥哥怀里,看着看着就睡着了,她想着,如果时光可以永远停留在下小如果此刻自己再长大些该多好。

时光闪到十年以后
深秋,月光下的村落,房屋平整,马路宽阔,在时代的变革下这样的村子日后也就不复存在了。
一个倩影出现在深秋的月光下,高佻,长发,长款大衣。
(画外音)狗叫声

14、外景――街上――夜
蕊蕊:(一个人在街道上走着)
哥哥:(拉着一个小包,疑惑)蕊蕊?是你吗蕊蕊?
蕊蕊:(抬头向前看)哥哥,真的是你吗?哥哥。
哥哥:(微笑)是的,是我,蕊蕊。
蕊蕊:(万分惊喜)哥哥,什么时候回来的?
哥哥:刚回来。你这是要去哪儿?
蕊蕊:(压抑着兴奋)哦,听说房子要拆迁了,突然想去我们家那个老院子看看。
哥哥:哦,我们一起去吧。
蕊蕊:(看着他)好吧。
边走边聊
月亮欲露还羞

15、外景――街上――夜
蕊蕊:(若有所思)哥,嫂子呢?没和你一起回来吗?
哥哥:(表情突然变得严肃)哦,她,我们离婚了。
蕊蕊:(心情复杂)啊,哦,这么些年了,自从你们俩往北京走后,一直也没怎么回来,后来我也去外地上学了,不知道这些年发生了这么多的变化。
哥哥:(淡淡的笑)你是知道的她的脾气一直都那样,直到后来发生的一些事情,唉,好了,不提那些了,说说你吧,你现在怎么样?
蕊蕊:(低头头)我毕业后一直在一所小学教书,也算是挺好的。
月亮露了出来,明亮。

16、外景――院门前――夜
蕊蕊:(掏出钥匙)
哥哥:(抢先一步)蕊蕊,让我来吧。
蕊蕊:(看看他)好的。
打开锁,两人走进院子。

17、院里――夜
长期无人居住,荒凉,地上一层厚厚的树叶,两棵石榴树像鬼魅一样矗立着。
蕊蕊:(语重心长)是物非人也非了,哥哥还记得这里吗?
哥哥:(长叹一声)当然,还是那个时候好啊。
蕊蕊:(走到秋千前拭去尘土坐上去)哥,推我一把。
哥哥:(笑笑)好。

共 6019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部剧本,时间的跨度比较大,通过蕊蕊的感情经历展开情节。故事可以说过,是蕊蕊的一个梦,一个永远无法实现,却是永远执著地梦。剧本中的哥哥,是蕊蕊姑姑的同学,只因小时候,这位哥哥对蕊蕊的关心,在蕊蕊的心里,留下了很深的烙印。带着这烙印,一直到初中,到工作,到白发斑斑,蕊蕊都无法释怀。带着这烙印,蕊蕊就这样孤独无依的走到了生命的尽头。最后,当这位同样白发斑斑的哥哥来到蕊蕊工作过的学校时,得到的回答竟然是,她因为喉癌已经死去。剧本环境与气氛的渲染比较好,故事也是感人的,人物性格比较鲜明。作者着力要赞颂的是蕊蕊对爱情的执着,而这份执着,也就是一个梦,从而也揭示出了剧本的主题。欣赏,推荐阅读。——哪里天涯【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 052618】
1 楼 文友: 201 -05-25 14:2 : 0 问好作者,感谢投稿江南社团,祝创作愉快!
回复1 楼 文友: 201 -05-26 10:09:21 感谢天涯老师精心点评!祝安好!
2 楼 文友: 201 -06-01 22:57:00 一份爱情,一份执着,却原来是一场无法实现的梦。欣赏佳作!小孩子吃饭不消化怎么办
脑血栓能吃通心络吗
辽宁治疗妇科费用
乌海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糖尿病胃轻瘫便秘吃什么好
朝阳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Tags:
友情链接
石家庄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