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传感器

我在末世有套房第六百五十五章北方阴影营养

2021.01.15 来源: 浏览:0次

我在末世有套房 第六百五十五章 北方阴影

九月初,因为联邦的倾销事件,江晨返回的时间往后推迟了一个月。而随着联邦大选的结束,这一切风波都重新回归了平静。

在纪宇成的主导下,联邦与NAC重新签订了合作程度更为密切的同盟协议,标志着整个洪城已经归属于NAC的控制之下。

江晨亲自去了一趟合众城,瞻仰了下这座传说中的江右省(古人以西为右)的商业中心。

老实说,在目睹了合众城的真容后,他心中的落差还是蛮大的。这座以自由和繁荣著称的城市确实要比青山镇繁华的多,但相比起望海市的第六街区而言,还是逊色了不少。

不过在考察了当地的产业之后,他还是发现了不少有趣的地方。

合众城的分子滤筛选技术要比望海市那边先进的多,也难怪他们的营养价格成本要比其他地方便宜不少。

还有卡姆树的转基因种,不但树脂的质量丝毫不逊色于沈巷镇,单株产量更是在其20%以上。还有服务型机器人的AI,改进型石墨烯生产技术等等……

而随着联邦纳入NAC的控制之下,这些被严格保密的技术也顺着商路流入了NAC境内。

单从这个角度来讲,兼并联邦所付出的那点代价已经不亏了。

陪同江晨进行商业考察的是钢齿轮商会的吴芊。

如联邦人所看到的那样,吴芊凭借其出色的外交手段,化解了联邦商人与NAC之间的矛盾,冰释前嫌地走向合作。而双方的领袖能并肩走在一起,已经成功的证明了这点。

当然,两人之间的关系远非普通民众看到的那么简单就是。

在合众城考察的这几天,江晨每天早晨都是神清气爽地从她的私人宅邸走出。

而也就是这几天,吴芊天天都是带着黑眼圈来到商会,并且在办公和开会的时候频频走神,一副操劳过度的模样。然而商会中的员工。没有任何人察觉到女上司的不正常。反倒是误以为她是为了公司日夜操劳,才导致的睡眠不足……

不知道若是让那些憧憬着她身影的人,知道了她每夜都被某个男人邪恶的调.教着,究竟会崩溃成什么样子。

江晨偶尔会如此邪恶地想着。

不过每当他在她耳边提及这事。吴芊都拼命地“哀求”他不要这么做,否则她的形象就全毁了。再也无法见人了之类的。

江晨当然不会真的这么做,毕竟他也需要吴芊这个代言人,替他维护钢齿轮商会的稳定运营。好歹这家公司也是他花了几十万信用点买来的。就这么糟蹋了也怪可惜。

不过这并不妨碍他嘴上说说。

老实说,看着她脸上乱七八糟的表情。以及苦苦求饶的模样,江晨心中S的一面被彻底的开发出来了。

当然,这也没准和吴芊本人其实是个抖M有关。

……

鬼.畜的事暂且放在一边。

考察的最后一天。江晨在合众城的总统府找到了纪宇成。

此刻再见到他,从他的身上已经再没有半点颓废的气质。一身干净的西装。头发也梳成了得体的模样,旁边还跟着一名幕僚长。

前总统贾明在大选刚结束,就灰溜溜地逃出了合众城。背对着洪城远走他乡。他很清楚,自己一旦失势,被自己暗算的纪宇成肯定不会放过自己也是中国竞争力非常强的产业之一。。

而他曾经的幕僚长许成伟就没这么幸运了。

因为走晚了两步,立刻被查出了与钢齿轮商会前会长刘宏的不正当交易,被法院的检察官收监待审。法院的院长已经和纪宇成交过底了,不判他个十年二十年是不可能的。

尝到了权力的滋味儿,纪宇成这家伙自然是对江晨忠心耿耿。因为他很清楚,自己现在享受的一切,都是因为这个男人。如果那个人想让自己而“五一”长假的取消更令占全年旅游收入40%左右的黄金周风光不再。 航空运输雪上加霜 “9.11”事件以来失去这一切,也只是一句话的事。

落荒而逃的贾明与锒铛入狱的许成伟,就是前车之鉴。

“目前,我们正在讨论加入NAC经济区的提案。我们已经向民众解释过,这不是向NAC投降,也不是被NAC统治,只是一种促进双方合作的手段。NAC的商人将更方便的前往联邦投资,而我们则可以无需再为国防买单,节省下来的军费开支,可以用来做更多更有意义的事。”

“有人反对吗?”江晨随口问道。

“当然……不过很少,”纪宇成眼睛转了转,十指在桌上交叉,用肯定的语气说道,“我们会说服他们。”

“不用这么紧张,”江晨笑着抿了口茶水,靠在了沙发上,“我说过会让你当上总统,现在已经实现了。我也说过只要你听话,你就能一直坐在这个位置上。”

“当然,我相信您,我只是还有些不习惯。”纪总统长出了口气,绷紧的肩膀稍稍松弛了些。

“尽快习惯。”

“我会的。”

闻言,江晨点了点头,停顿了片刻后,接着开口问道。

“关于那封信是谁寄的,你调查的有些眉目了吗?”

关于是谁将密码泄露给联邦的人,江晨依旧很好奇。

既然不是孙医生,那究竟是谁会和72号避难所存在关联?孙娇口中的那次“灾难”的生还者?策划那次袭击的主谋?亦或者别的什么人。

“已经有眉目了。我们从许成伟的口中……也就是前总统的幕僚长嘴里撬出了点情报,用了点特殊手段。”纪宇成嘿嘿笑了笑。

“行了,我懒得问你审讯的细节,说重点。”江晨不耐烦地摆了摆手。

见江晨脸上不耐烦的表情,纪宇成立刻答道。

“北方联统区的人。”

“联统区……他们已经将手伸到这了吗?”江晨微微皱眉,自言自语道。

见江晨陷入了思考,纪宇成不敢打扰他,于是噤声不语地等待着他再次开口。

“那些人呢?”

“人?”

“北方联统区的人。”江晨沉声道。

纪宇成遗憾地摇了摇头。

“我派人去追查过他们的行踪,但线索却断在了十天前……十天前他们从合众城的死爪之爹旅馆退房,然后就再也没人见过他们。”

死爪之爹。

江晨眉头跳了跳,这尼玛什么烂名字,死爪不是母系族群吗……当然,现在不是打岔的时候。

“十天前,大概是你当上总统的第二天。”

“没错。”纪宇成点点头。

“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认为,是他们带走了前总统贾明先生。”江晨沉声道。

“我和我的幕僚长也是这么认为,只是……我们找不出他们之间存在联系的证据。”纪宇成苦笑道。

一往无前“证据只是参考因素,我不是法官,有时候我更相信直微博推广、邮件群发推广、站推广、购物分享推广以及橱窗推广等。在站推广中觉。就像媒体找不到我们之间存在‘联系’的证据,但我们之间的连续却客观存在。”江晨的手指点了点后颈。

看着江晨的动作,纪宇成咽了口吐沫。

同样的位置,他的后颈装着“荣誉芯片”,他的身份已经成了NAC的骑士,只不过没有对外公开。等到联邦正式并入NAC这个大家庭,江晨会考虑给他补发一块勋章。

见纪宇成不说话,江晨沉吟了片刻,接着开口吩咐道。

“相比起望海市,你们更接近联统区。对此我的忠告只有一个,随时注意他们的动向,你懂我的意思吗?”

“您的意思是……北方联统区的人会对我们不利?”纪宇成的面色有些难看。

虽然没到过那里,但光是光听过往商队的口口相传,他便能感受到那所谓联统区的强盛。相比起那里,这些沿海沿江地区,因为饱受战火摧残的缘故,反倒更像是蛮荒之地。

这也是联统区的人自诩正统的原因。

“没错。”江晨简洁地说道。

“可是他们距离我们有一千三百多公里,他们怎么过来都是个问题。”纪宇成苦笑道。

“是只有一千三百公里,也就是两个望海市到洪城的距离。很久以前,他们就向我们广播过宣战布告。只不过十几年过去了,传说中的侵略者一直没来,但我们从未忘记过他们的宣言。”

“但愿是他们忘了。”纪宇成苦笑道。

“我从来不会幻想敌人忘了我们。”江晨站起身,顿了顿,看着纪宇成认真道,“如果他们最终履行了战争的宣言,与我们的人碰到了一起,那将注定是一场文明与文明的战争。”

而文明与文明的战争,远远要比文明与野蛮的战争惨烈的多。

“我明白。”纪宇成艰难地点了点头,看着起身的江晨,接着问道,“您这是准备走了吗?”

“没错,明天我就会回望海市。联邦这边的事,就拜托你了。”

深吸了一口气,纪宇成郑重地说道。

“包在我身上。”(未完待续。)

南通治男科哪家医院好
福州男科医院哪好
武汉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Tags:
友情链接
石家庄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