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人工智能

我是明朝一小神第三百四十八章杀人放火营养

2021.01.15 来源: 浏览:0次

我是明朝一小神 第三百四十八章 杀人放火

前所未有的“选手荒”正困扰着各大卫视的节目编导们。 你所看到的——熟脸的选手越来越多 A选手参加完B台的节目 “踹门。”方洪往后退了一步,给杨敬业让开了一个身位。杨敬业先是一愣,这大晚上的找人寻仇,也不必要闹这么大动静吧。这里可是南昌府城,也是宁王的藩地所托雷斯、卡劳、梅雷莱斯、米克尔和费雷拉轮换首发出场。大卫-路易斯和拉米雷斯首发对阵旧主。在,把事情闹大,那会横生出不少枝节的。

但既然方洪这么吩咐了,他就没有多说什么。立时就往前走出几步,沉心静气,浑身劲力紧绷,仿佛一张被拉开的大弓。

“喝。”杨敬业口中大喝了一声,而他的一只脚,在这一瞬间,狠狠地甩出,一脚就揣在了朱门之上。

他这一声大吼,就像雷霆一般,瞬间传出数里,这府中不少正在熟睡的人,当即就是一个哆嗦,便从梦中惊醒。

“咔嚓。”大门被这一脚踢中,立马从中间就瘪了进去。后面的门栓有人腿粗细,但在杨敬业的力量之下,也断成了两截。

这不仅仅是因为他的力气足够大,更多的是他对于劲力的掌控已经到了一个登峰造极的地步,全身的力量汇聚于一点,然后瞬间爆发出来。

方洪轻轻的把门一推,大门便“吱呀”一声的开了。入眼的是一堵影壁墙,二人直接绕了过去,便进入了院内。

“你们是什么人?”刚刚的动静,早就惊动了院内的护卫。这里怎么说也是宁王长史的府邸,而朱正阳得罪的人又不少,若是府内戒备不森严,早就被人给端了。

从一边冲出来十来个斜挎着腰刀,身材高大的护卫。这些人虽然在急速奔跑,但丝毫不乱,显然都训练有素。

他们本来就是宁王的亲兵,后来被派来保护朱正阳的府邸。这些人可都是见过血的,对付一般的江湖人物,完全是绰绰有余。

但,杨敬业可不是寻常的江湖人物。

他直接就一脚横踏出一步,动作的幅度并不如何大,但是却跃出去了一丈多的距离,瞬间便撞入了一人的怀中。

他的手肘微微一用力,那人的胸膛便陷了下去,一大口鲜血,从其口中溢出,眼看着气息就弱了下去。

在这人身体还未倒地的时候,杨敬业身形再次一动,双臂往前一架,轰击在另一人的身上。那人身体一轻,便往后倒飞了出去,狠狠地砸在地上。

在这个时候,其余的人也反应了过来,纷纷拔出腰刀,将杨敬业给围了起来。杨敬业也不闪躲,直接跟这些人硬碰硬了起来。以他现今的实力,这些人根本就不能让他后退半步。

杨敬业和这些护卫打的热闹,但方洪却只是看了一眼,便没了兴趣。双方的实力差距太大显然,看着一点意思都没有。

他伸手从怀中拿出了一个火折子,轻轻的吹了几下,便着了火焰。微弱的火光,照映在他的脸上,也照映出他嘴角露出的笑容。

方洪将火折子靠近了一间屋子的窗户,这屋子大部分都是木制的,窗户上贴着窗纸,被火折子一燎,当即就烧了起来。

“噼啪。”窗纸很薄,也很容易燃烧,火光很快就窜了出去。燃烧的窗纸,又将木质的窗户点燃,不大一会儿功夫,火焰便冲天而起。

“咳咳,着火了。”火焰逐渐的蔓延开来,不少的屋子里,传来了惊呼之声。这着火可是大事,万一蔓延开来,后果不堪设想。

“快,快救火啊,别愣着了。”从后院的一间屋子里头,一个大约三十来岁的中年人从屋内冲出来。此人皮肤很白,唇上蓄着一层浓密的胡须,虽然只是穿着一身中衣,看着有些狼狈。但是,他身上的气度,一眼就看得出和寻常人不同。

在他的命令下,不少下人从各个屋子里头走出,慌乱的找着水桶木盆,准备把火给灭了。

“这到底怎么回事?怎么就着火了?”这中年人还不知道方洪二人进来的事情,刚刚杨敬业虽然闹出的动静不小,但是他的反应可比不上那些护卫,再加上这院子实在太大,他到现在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他看着越来越大的火势,心里头是无比的焦虑。也不知道是哪个杀千刀的下人,竟然弄出来这么大一场火灾。

中年人正是满肚子火气,抬头一看,就见到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人朝着自己走来。他原先以为这是哪个下人奴仆,可待到对方走近之后才发现,这人衣饰都是上等的料子,而且面容陌生,绝不是府里的人。

“你是谁……”他眉头一皱,忍不住的喝问着说道。但是,在下一个瞬间,一只手便掐在了他的脖子上。对方的力量极大,把他勒的都翻起了白眼。

“大少爷!”四周的下人也注意到了这里的情况,一个个看的有些愣神,这是怎么回事啊。旋即,又一个机灵的下人明白了过来,立刻扯着嗓子大喊了一声,“刺客,有刺客啊。”

“砰。”方洪看都不看周围的众人一眼,用力的一个抛摔,将这中年人给狠狠地砸在了地上。这地面是青石铺就的,十分的平整,平时走着很是便利。但是,一个大活人摔在上面,也是很疼的。

那中年人的脑袋用力的磕在地面上,只觉得所有的意识都被震散了,整个人晕晕乎乎的,不知道上下东西。

“咔。”方洪一脚踩在了这人的脸上,直接把他鼻梁给踩得凹陷了进去。中年人的瞳孔猛然一缩,身体不住的抽搐,连同嘴里也溢满了鲜血。他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方洪。他实在是想不出,眼前这人到底是谁?为何会对自己下这等死手?

“你就是朱正阳的儿子吧,嘿嘿,你最大的错误,就是做了他的儿子。”方洪笑了笑,露出了洁白的牙齿。但是,这个笑容落在中年人的眼中,是那么的恐怖。

“下辈子投胎投的好点……当然,前提是有投胎的话。”方洪的眼睛之中闪耀过星星点点的光芒,而中年人全身的血液,便受到莫名力量的控制控制,沿着他的口鼻,不住的往外面涌出,就像是泄了洪的堤坝一般。不一会儿功夫,此人身体就变得无比干瘪,而四周则是一大片的鲜血,看着诡异而渗人。

合肥子宫内膜炎治疗费用
安康哪里有白癜风医院
宫颈糜烂用哪一种药好
Tags:
友情链接
石家庄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