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人工智能

我有神珠能种田章生死之交营养

2021.01.15 来源: 浏览:0次

我有神珠能种田 317章 生死之交

这时,张神医走了进来,众人很自觉的让开位置,张长生把手搭在刘老爷子的脉搏上,众人都紧张的看着张长生,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张神医手刚搭上脉,先是一惊,这脉搏跳动的哪像一个老人,与之前把脉一点都不一样,把了一会儿后,眉毛越蹙越紧,都快扭到一起了,众人的心,跟随着张神医的表情揪在一起,生怕他突然说出什么不好的事情来。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半晌,张长生才说出两句重复的话,再又不吱声了,继续搭着脉,思索着,眉毛渐渐展开,又露出了惊讶的表情,扭头看了看项清溪,松开手,走到项清溪跟着。

“小伙子,你对他做了什么?”

因为刚才大家都在注意张神医,没有人去注意项清溪,所以他深呼了一口气,在那里扭着腰,用手打扫裤子上的积水,听张长生说话,项清溪整个人定住了,眼睛左右扫了扫,再次尴尬起来,自己这姿势好别扭。

“咳。”项清溪回过身咳嗽了一下,想掩饰自己的尴尬,“呃,我什么也没做呀,就是想坐在椅子上,可没想到椅子就翻了,然后就把这些东西都打倒了,我就……呵呵,坐到了地上,过程就是这样的。”

门窗企业应当坚持高品质产品、精准化策略并行

“你是说老爷子自己醒的?”这老神医在学术上属于不钻研到底不罢休的主,眉毛一拧问道。

“大概是吧。”项清溪此时不希望有人注意他,只好含糊其词的说道。

“不可能啊?”老神医搂了搂全白的胡子,看了看项清溪,把目光扫视到地上的狼藉,突然看到张妈正在把里上的东西要收进垃圾筒里,忙一声大喝,“你,住手,别动。”

他的声音很大,吓的众人和张妈都是一哆嗦,张妈紧张的抬起头但是对于没有流量的站有些行不通),看见众人都在看她,有些结巴的说道,“你……你在说我吗?”

“对,别动。”老神医有些失态,指着张妈的手说道。

“我……我看太乱,只想收拾一下。”张妈有些委屈,自己这是招谁惹谁了。

“你把手里的东西给我。”老神医知道这老妈子误会了自己的意思,但他也没有解释的想法。

“这个吗?”张妈一抬手,把手里的食品注射器递了过来。

老神医接了过来,看了看,然后抬头看了看项清溪,玩味的笑了,“呵呵,这不是我用的那支。”说完,他把注射器小心的放进自己的口袋里,然后走到床边说道,“行了,老爷子,你先别动,我帮你把胃管拔掉,呵呵,你已经好了,而且现在好的不能再好了。”

众人一听,用力握着拳头挥舞了几下,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就连院子里的佣人也都相互的抱了抱,刘胜男松开爷爷的手,站起身兴奋的对床的另一侧的张神医说道,“老神医,你是说……我爷爷……”

张长生微笑的点了点头,伸手把刘老爷子的胃管给撤了。

“哎呀我去,可憋死我了。”胃管一撤,老爷子感觉呼吸都轻松了。

突然又想起晕倒前的事来,一拍胸口,“逆子,可气死我了。”老爷子冷不丁来这么一句,一下就给大家逗笑了。

“好了,爷爷,不就是股份吗,孙女很快就给你抢回来。”刘胜男嗔怪的说道。

“唉,你当爷爷心疼那点钱吗?那是爷爷给你二叔留着养老的钱,唉。”再败家的儿子也是儿子,没有人能体会老爷子现在的心情。

“好了,不说这些了,对了,我怎么感觉到全身都是力气,难道说因祸得福?”老爷子摸了摸刘胜男的头顶,又晃了晃脖子,扫视了一圈屋里的人说道。

“呵呵,老爷子,你好了就好了,吓死我们了。”权叔在一旁陪笑道,这个不苟言笑的权叔,此时竟然也笑了笑。

“权叔,原来你也会笑呀,我长这么大就没见你笑过。”刘胜男在一边取笑道。

“去,小孩子懂什么。”权叔有些不好意思,收起笑脸,装出一副很凶的样子。

“这位是……啊?你是……”刘老爷子盯着张神医又仔细看了看,刚才张神医给他把脉时,他看着就眼熟,不过没注意,光看他宝贝孙女了,“你是……长生?”

老神医本来还在用手抚摸那个兜里的食品注射器,听到老爷子叫他的名字,猛的抬起头来,看着老爷子,“哦?你,认识我?”

老爷子躺在床上时一直闭着眼睛,张长生认不出什么,等老爷子醒来后,就一直忙着思索老爷子为什么突然好了的事,此时听到老爷子叫出他的名,张长生才仔细看着老爷子,“你是……学林?”

“哈哈,你真是长生啊,你个老东西,原来你还活着呢?哈哈……这一晃都五十年了,我们又见面了,你……还好吗?”刘学林老人笑着笑着,就笑出了眼泪,绕过床,紧走几步一把握住张长生的手。

“学林,你真是学林,唉,刘家,我怎么没想到呢,学林,再次见到你真好。”张长生也反手用力握住刘学林老人的手,老泪纵横。

在场的其他人,都一脸懵逼的状态,“这都是肿么个情况?”

“爷爷,您认识这位神医?”刘胜男站在旁边看着两位老人在那里握手而泣,便走过来问道。

“哈哈,岂止是认识,我们是生死之交,是吧,老东西。”刘学林老人说到这里,又冲张长生哈哈说道。

“嗯嗯,我和你爷爷的关系,那可不是一时半会儿能说清的。哈哈,太开心了。”张长生紧紧握着刘学林的手,久久不愿意松找人家拍吧开。

权叔看到这里哪儿还能不明白,“小六子,张妈,快,让厨房备菜备酒,快,快点。”

张妈和小六子连忙跑去厨房帮忙去了。

项清溪这时也不弄他的裤子了,看着这种老感情遇到一起,那种真情的流露,顿感很暧心,听到他们备饭,项清溪瞅了瞅胜男,刘胜男此时还洋溢在喜悦之中,只不过这一幕幕画面超出了她的想像,大脑有些呆滞。

“胜男,胜男?”项清溪走过去小声叫道,生怕影响两位两人叙旧,见胜男没反应,用手拉了拉胜男的胳膊上的衣角。

刘胜男才转过头来,看见项清溪在她身边就问道,“怎么了?清溪。”

“那个既然爷爷没事了,那我就先走了,这是车钥匙,还给你。”项清溪从兜里拿出钥匙递了过去。

长春白癜风
湖州治疗早泄费用多少钱
崇左哪家治白癜风医院好
Tags:
友情链接
石家庄物联网